冤枉啊!「婊子」最初其实不是骂人话,而是指...

2016-06-22 16:20:56admin来源:未知

冤枉啊!「婊子」最初其实不是骂人话,而是指...俗话说「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婊子就是ji女,ji女操持的是皮肉生涯,而牌坊表彰的是贞女、烈女,二者水火不能相容。那么,ji女为什么又称作「婊子」呢?


鲜为人知的是,「婊子」最初写作「表子」,而且也不是一个骂人话。
字形分析

我们先来看「表」的小篆字形,「衣」的中间是「毛」。这个字很有意思,反映了古人的穿衣礼仪。《说文解字》:「表,上衣也。从衣从毛。古者衣裘,以毛为表。」徐锴解释说:「古以皮为裘,毛皆在外,故衣毛为表。」

原来,「表」这个字所显示的这件衣服就是「裘」,也就是皮衣。古人穿皮衣跟今人不一样,今天是把有毛的一面穿在裡面,而古人则是把有毛的一面穿在外面。这是因为只有把毛显露在外,才能看出来毛的美丽的色泽,而且毛的色泽还是有等级要求的。《礼记.玉藻》中有关于「裘」的各种等级制区分和穿「裘」的各种礼仪。

在行礼或者见宾客时,「裘」的外面必须加一件罩衣,称作「裼(ㄒˊㄧ)衣」,否则会被认为不敬。裼衣披在肩上,但是无袖,以便露出裡面的「裘」的颜色。「裘」本来已美,裼衣的作用是飘扬飞舞更助其美,因此裼衣的颜色必须与「裘」之色相配。

「君衣狐白裘,锦衣以裼之。」狐白裘是最贵重的裘,国君所穿,用彩色的锦衣作裼衣。

「君之右虎裘,厥左狼裘。」国君的卫士,居右的穿虎裘,居左的穿狼裘,以示威猛。

「士不衣狐白。」狐白毛极少,以少为贵,只能国君穿,士阶层是不能僭越的。

「君子狐青裘豹褎,玄绡衣以裼之。」「褎」是「袖」的古字。大夫和士穿狐青裘,用豹皮装饰衣袖的边缘,用丝绸所製的黑色罩衣作裼衣。「麛裘青犴褎,绞衣以裼之。」「麛」(ㄇˊㄧ)是幼鹿,「犴」( ㄢˋ)是北方的一种野狗,麛裘是用幼鹿皮製成的白色皮衣,用青色的野狗皮装饰衣袖的边缘,用苍黄色的罩衣作裼衣。「羔裘豹饰,缁衣以裼之。」羔裘即黑羔裘,用豹皮装饰衣袖的边缘,用黑衣作裼衣。「狐裘,黄衣以裼之。」普通的狐裘用黄衣作裼衣。

平民百姓不能穿以上各种「裘」,而只能穿「犬羊之裘」,而且「不裼,不文饰」,既不能穿裼衣,也不能在「裘」上作各种装饰。

「吊则袭,不尽饰也。」「袭」是袭衣,是罩在裼衣外面的上衣,按照礼仪,弔丧的时候要掩盖住裘色之美,因此用袭衣将「裘」罩住。

古人穿皮衣的要求够繁琐吧!

刘向在《新序.杂事》篇中记载了一则趣事:「魏文侯出游,见路人反裘而负刍。文侯曰:「胡为反裘而负刍?」对曰:「臣爱其毛。」文侯曰:「若不知其裡尽,而毛无所恃耶?」明年,东阳上计钱布十倍,大夫毕贺。文侯曰:「此非所以贺我也。譬无异夫路人反裘而负刍也,将爱其毛,不知其裡尽,毛无所恃也。今吾田不加广,士民不加众,而钱十倍,必取之士大夫也。吾闻之下不安者,上不可居也,此非所以贺我也。」」

皮衣的毛要朝外,「反裘」当然就是指把毛穿在裡面。魏文侯看到这位路人将裘的毛穿在裡面,背著柴草行走,很奇怪,就问他为什么这么穿。路人回答说:「我珍惜裘毛。」魏文侯反问道:「难道你不懂得裘的裡子磨光之后,裘毛就会无所依附的道理吗?」

第二年,东阳地区缴纳了十倍于往常的钱粮布帛,大臣们都表示祝贺,魏文侯却说:「这不是祝贺我的理由。就像那位反裘而背负柴草的路人,不懂得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一样。如今东阳的耕地没有增加,百姓的数量没有增多,可是钱粮布帛却猛涨了十倍,这一定是士大夫们用尽计谋才徵收上来的。我听说下不安定,上也就不可安居,因此这不是祝贺我的理由。」

看来魏文侯是个明白人。这个故事也告诉我们:除了美观和等级的要求之外,古人将裘毛的一面朝外,也是出于保护裡子的需要。

「表」字就是这样造出来的,用裘毛朝外表示「外」的意思。至于许慎解释的「表,上衣也」,「上衣」即指加在裘外面的裼衣。
释义关键

与「外」相对,当然就是「裡」,「裡」又写作「里」,这就表示皮衣的裡子。所谓「表裡」,意思就是衣服的面子和裡子。有一个成语叫「表裡如一」,从衣服的面子和裡子引申形容外表和内心一致。日常俗语中还有「表壮不如裡壮」的说法,「表」指丈夫,「裡」指妻子,意为丈夫有才能,还不如妻子善能持家,可作贤内助。「表」因此代表「外」,而「子」亦可称女人,因此,「表子」就是外妇的意思,相应地,「内子」则指自己的妻子。

什么叫「外妇」?据《汉书.高五王传》记载:「齐悼惠王肥,其母高祖微时外妇也。」齐王刘肥是刘邦的大儿子,却不能继承帝位,这是因为刘肥的母亲是刘邦尚未显达时的「外妇」。颜师古注解说:「谓与旁通者。」意思是在自己的正妻之外与之私通的女人。此外,另娶的妾也可称「外妇」。

如此一来,「表子」或「外妇」最早是指正妻之外的妾或私通之妇,娶了妾或私通之妇以后,妾和私通之妇也就属于了男人,那么再外的「外妇」自然就是指ji女了。这就是「表子」这个称谓的辗转由来。

明代学者周祈在《名义考》一书中曾经辨析过「表子」这个称谓:「俗谓倡曰表子,私倡者曰孕老。表对裡之称,表子犹言外妇。孕,秦以市买多得为孕,盖负贩之徒。孕老犹言客人。」可见至迟到了明代时,「表子」的称谓就已经风行了。其实,「表子」这一称谓早在宋代时就已经出现了,宋人无名氏所作《错立身》戏剧中写道:「被父母禁持,投东摸西,将一个表子依随。」这裡的「表子」即指ji女。

至于周祈所说的「私倡者曰孕老」,「孕」(ㄍㄨ)的意思是在市场上买东西,央求卖家再多给一点,结果如愿多得,这就叫「孕」。私娼与公娼相对而言,指没有官方许可的ji女,这类ji女拉到一个客人,其情形就如同买东西多饶出来的意外之喜,故称「孕老」。「孕」字后来废弃不用,用「姑」、「孤」来通假使用,因此顺理成章地,将嫖客或私通的男人称作「姑老」或「孤老」。

由此可知,公娼可称「表子」,私通的情妇亦可称「表子」。这个称谓起初的语感并没有今天这样强烈,甚至可以说是如实写照。到了明清时期,市民文化发达,语言也随之粗俗化起来,人们就把「表」加上了一个女字旁,用「婊子」作为民间对ji女的歧视性称谓。
用法

徐珂《清稗类钞.娼ji类》中记载了一个故事,从中可以看出「婊子」的含意已经大大不同于「表子」了。

阮元任两广总督,前去上任,刚抵省河,泊舟于扬帮的船侧。「扬帮者,其地为流娼所居,娼多扬州人,故名。」阮元不知道此地属于扬帮ji的地盘,到了晚上一看灯火灿烂,很奇怪,有__一位随从的知县告诉他:「扬帮也。」阮元问为什么叫这个名字,知县回答说:「此地居户皆扬州人,扬州人皆婊子,以此得名。」可是知县忘了阮元也是扬州人,阮元捻鬚微笑道:「然则扬州人至此者皆婊子乎?」知县大惊,免冠顿首而出,第二天就卷铺盖走人了。

「流娼」即无固定接客处所的私娼,因此地多为扬州籍私娼所居,故得名「扬帮」。虽然含有对扬州人的地域歧视,但这个故事清楚地表明:「婊子」这一称谓已经剔除了公娼和情妇的含意,而专指流娼、私娼了。

这就是为什么「婊子」一词的语感要比ji女严重得多的缘故。在日常用语中,「婊子」比ji女的称呼更加下贱,更加没有尊严,更为人所不齿,因此各种辞典都把「婊子」解释为对ji女的蔑称。ji女就已经够轻蔑的了,「婊子」居然比ji女的称呼更为轻蔑,可见「婊子」一词语感的严重程度。日常的骂人话中有「婊子养的」一语,是最重的咒骂,凡是听到这句咒骂的人,登时就要拼命。

手机互联网第一神卡:腾讯应用免流的流量卡,免费送上门,优惠活动中~~~戳下图!!!

网站首页 超级最牛 世界之最 最排行榜 最牛发明 吉尼斯最 中国十大 世界十大 最奇葩事 最牛视图

Copyright © 2008-2020 ;史上最牛,每日牛谈资讯

内容,广告,资源,产品,合作- QQ:569400131

粤ICP备130646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