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遂之死-失势枭雄的剩余价值

2016-10-08 17:36:01来源:

韩遂字文约,本名约,原是东汉末凉州知名地方人士,然而在中平元年北宫伯玉等羌族首领叛乱时,与同郡边章(允)被挟为共主,更以两人之名屠戮金城,因而遭到通缉不得不改名。之后韩遂又杀北宫伯玉等夺得实权,与马腾、宋建等成为凉州庞大的割据势力,举兵为乱长达三十年,经过曹操、夏侯渊讨伐,先后逃入氐中、羌中,由于向来有恩于羌,因此尽管历经数次惨败,尚能号召羌胡数万人。《典略》韩遂在湟中,其婿阎行欲杀遂以降,夜攻遂,不下。遂叹息曰:「丈夫困厄,祸起婚姻乎!」谓(成公)英曰:「今亲戚离叛,人众转少,当从羌中西南诣蜀耳。」英曰:「兴军数十年,今虽罢败,何有弃其门而依于人乎!」遂曰:「吾年老矣,子欲何施?」英曰:「曹公不能远来,独夏侯尔。夏侯之众,不足以追我,又不能久留;且息肩于羌中,以须其去。招呼故人,绥会羌、胡,犹可以有为也。」遂从其计,时随从者男女尚数千人。遂宿有恩于羌,羌卫护之。及夏侯渊还,使阎行留后。乃合羌、胡数万将攻行,行欲走,会遂死,英降太祖。

不过就在领着这数万羌胡企图卷土重来的时候,韩遂却突然死了,脑袋被人送给了时在汉中、武都一带的曹操,心腹成公英不得不投降。而有关韩遂之死的史料中,则有值得讨论的地方。《三国志.武帝纪》(建安二十年)三月,公西征张鲁,至陈仓,将自武都入氐;氐人塞道,先遣张郃、朱灵等攻破之。夏四月,公自陈仓以出散关,至河池。氐王窦茂众万余人,恃险不服,五月,公攻屠之。西平、金城诸将麴演、蒋石等共斩送韩遂首。《三国志‧;董卓传》十六年,超与关中诸将及遂等反,太祖征破之。语在《武纪》。遂奔金城,为其将所杀。《后汉书‧;董卓列传》十九年,天水人杨阜破超,超奔汉中,降刘备。韩遂走金城羌中,为其帐下所杀。《续汉书》曹公遣偏将击凉州。十九年,获宋建,韩遂逃于羌中,被杀。

如此看来,韩遂貌似是在建安二十年死于以麴演为首的凉州诸将之手,但是若以此为定论,显然与下列记载有所矛盾。《魏略》郭宪字幼简,西平人,为其郡右姓。建安中为郡功曹,州​;​;辟不就,以仁笃为一郡所归。至十七年,韩约失众,从羌中还,依宪。众人多欲取约以徼功,而宪皆责怒之,言:「人穷来归我,云何欲危之?」遂拥护厚遇之。其后约病死,而田乐、阳逵等就斩约头。(未完)郭宪为西平功曹,出身于郡中大姓,颇具人望。建安十七年以韩遂、马超为首的联军为曹操所破,韩遂前来投奔,当时​;​;很多人欲杀之以邀功,但是郭宪不愿趁人之危,反而更加保护韩遂。

接着问题就来了-「其后(韩)约病死,而田乐、阳逵等就斩约头」也就是说,韩遂是自己病死的,然后头才被砍下来,而砍头的主谋则是田乐、阳逵这两个名不见于其他史料的小人物,其中这个田乐,如果不说是人名,大概还会被误以为是日本料理。总而言之,对照《三国志》、《后汉书》和《续汉书》的记载,不但「凶手」不一样,就连死法也不一样,且由于病死之说仅出于《魏略》,因此看起来是孤证。幸好郭宪正直的品格,为我们提供了一些线索。《魏略》(承前文)当送之,逵等欲条疏宪名,宪不肯在名中,言我尚不忍生图之,岂忍取死人以要功乎?逵等乃止。时太祖方攻汉中,在武都,而逵等送约首到。太祖宿闻宪名,及视条疏,怪不在中,以问逵等,逵具以情对。太祖叹其志义,乃并表列与逵等并赐爵关内侯,由是名震陇右。黄初元年病亡。正始初,国家追嘉其事,复赐其子爵关内侯。

田乐、阳逵砍下了韩遂的脑袋,自然是要向曹操邀功,然而这个几年前众人就想要的「大奖」,落到这两个无名小卒手中,其他人又怎会不眼红?于是最保险的做法,就是让那些较有权势的凉州诸将联名上奏,大家分一杯羹。而郭宪为西平大族,且可以保护韩遂免于被其他割据势力杀害,可见有一定的军事实力,因此被阳逵等人找上,想不到郭宪却说:「韩遂活着的时候我都不忍杀害了,更何况是死了之后用来邀功?」于是阳逵等只得作罢。

后来久闻郭宪盛名的曹操看了条奏,觉得奇怪为何郭宪不在其中,阳逵等人才说出实情,曹操感慨其深明大义,于是将郭宪连同阳逵等一起封为关内侯。至此,或许有人会以「曹操怎会接受这种欺骗行为」来质疑此记载的真实性,但曹操得知实情后仍封阳逵等为关内侯,显然是姑且接受了这个「谎言」,这也是曹操的政治手腕比王允高明之处-与其用礼法将这些有归顺之意的叛军拒于门外,还不如务实一点,把他们安抚下来,反正心头大患韩遂已死,没有必要再徒惹猜疑,逼得他们为自保联合起来。

如此回头对照《武帝纪》云「西平、金城诸将麴演、蒋石等共斩送韩遂首」和其他韩遂被杀的记载,就没有太多矛盾了。《魏略》记田乐、阳逵,是因为他们为「斩首行动」的主谋,然而以军事实力来说,又当以麴演、蒋石最强,其中麴演甚至在几年后发起过二次叛乱,武威郡一度告急,因此在「联名表」上自然是排最前面;至于韩遂被杀,既然曹操认同了凉州诸将的邀功,官方档案就只会如此记述,而陈寿、范瞱、司马彪引用之也不足为怪了。《苏则传》太祖崩,西平麴演叛,称护羌校尉。则勒兵讨之。演恐,乞降。文帝以其功,加则护羌校尉,赐爵关内侯。后演复结旁郡为乱,张掖张进执太守杜通,酒泉黄华不受太守辛机,进、华皆自称太守以应之。又武威三种胡并寇钞,道路断绝。武威太守毋丘兴告急于则

当然还有一点需要怀疑的,就是麴演等未必是韩遂的部将,较有可能是其他割据势力,如同建安十六年马超、韩遂号召的杨秋、程银、李堪等,纯粹是以生存和利益为前提的一丘之貉。而这些韩遂一生最后一次集结的诸将,在他死后瓜分了残留的剩余价值,凉州叛乱的野火,最终只剩下点点星火。

手机互联网第一神卡:免费领取流量卡,免费送上门,激活送20-50话费,免费体验!优惠活动中~~~戳下图!!!

网站首页 超级最牛 世界之最 最排行榜 最牛发明 吉尼斯最 中国十大 世界十大 最奇葩事 最牛视图

Copyright © 2008-2016 ;史上最牛,每日牛谈资讯
内容,广告,资源,产品,合作
粤ICP备13064609号-2 QQ:569400131
免费领取无线流量卡,顺丰包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