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爽执政的方式及其败亡的原因

2016-10-10 17:48:23来源:
史上最牛网导读: 高平陵之变,曹魏宗室、忠臣力量被灭去一大半,这是以司马懿为代表的世族力量对于曹魏皇权斗争中的极大胜利。笔者以陈寿的著书背景是晋王朝,因此他并不能写出历史真相,而只

高平陵之变,曹魏宗室、忠臣力量被灭去一大半,这是以司马懿为代表的世族力量对于曹魏皇权斗争中的极大胜利。笔者以陈寿的著书背景是晋王朝,因此他并不能写出历史真相,而只得歪曲抹黑曹爽这个人的客观原因,所以本文说一下曹爽执政的方式及其败亡的原因。

【世族党魁司马懿】

司马懿出身河内世族,家族有着极高名望,而司马懿本人也和兄弟并列司马八达之内。年轻时司马懿受到同郡名儒杨俊的高评价,河北又一个大世族崔琰也对司马懿评价非常的高,受到这两个人物的好评,一定程度来讲,在当时人的眼里司马懿应该算得上是领衔河北新秀了。

曹丕曹植的党争算得上是儒家世族对于崇尚法术的曹操进行的一次挑战,大多世族都是支持着相对曹操儒家化的曹丕,而非放荡不羁的曹植。在这个斗争中,司马懿也是支持着曹丕,并且和他交好,关系匪浅,史书称他与陈群、吴质、朱铄是曹丕的四友,《晋书·宣帝纪》“每与大谋,辄有奇策,为太子所信重”,看得出曹丕当上太子,司马懿也算是有着不小功劳,因此在曹丕继承曹操王位以及篡汉称帝后,司马懿的官职可以说是火箭般蹿升,甚至司马懿在曹丕临终前,受托孤重任。曹睿时期,司马懿讨伐孟达、抵御诸葛亮、平定辽东,战功赫赫,在朝声望也是无人可比了。以至于曹睿问陈轿时,陈轿回答“朝廷之望;社稷,未知也。”是否忠心不能确定,但可知他确实为朝廷倚重。但无论如何,明帝朝,司马懿兢兢业业,东吴大鸿胪张俨评:“诸葛、司马二相,遭值际会,讬身明主,或收功於蜀汉,或册名於伊、洛。丕、备既没,后嗣继统,各受保阿之任,辅翼幼主,不负然诺之诚,亦一国之宗臣,霸王之贤佐也。”

司马懿如此功高盖主,他也有了不纯之心,朝廷之中,也是有人看出来了:早在青龙二年,司马懿就被自己的儿媳妇夏侯徽看出司马懿父子“非魏之纯臣”,而导致自己被毒杀。上面提到的陈轿也是以“社稷,未知也”看出司马懿的野心,曹睿的师傅高堂隆更提议“宜防鹰扬之臣於萧墙之内。可选诸王,使君国典兵”。

【明帝托孤暗藏的阴谋】

景初二年,明帝临终之际,召燕王曹宇、屯骑校尉曹肇、领军将军夏侯献、骁骑将军秦朗等人托孤。曹宇、曹肇、曹爽、夏侯献是宗室子弟,而秦朗作为曹操养子,在明帝朝也颇受用,这些人组成宗室集团,看起来曹睿临死终于到底还是听了他师傅的建议,虽然没让诸王典兵,但却加强了宗室的实力。但就是这一计划遭到了中书刘放、孙资的破坏。

刘放出自涿郡,孙资出身太原,二人都是河北人,二人在曹操时期参军事、曹丕时期掌机密到曹睿时期,历任亲信之职。这二人与上述的除曹爽受托孤的人矛盾不小,《刘放传》引世语“放、资久典机任,献、肇心内不平。殿中有鸡栖树,二人相谓:“此亦久矣,其能复几?”指谓放、资。放、资惧,乃劝帝召宣王。”因此抱上了司马懿的大腿。而且曹宇曹肇夏侯献等人也谋划着不让司马懿回朝,而让他出镇关中,《明帝纪》引魏略“先是,燕王为帝画计,以为关中事重,宜便道遣宣王从河内西还,事以施行。”《刘放传》引世语“宣王在汲,献等先诏令於轵关西还长安”。最终,使得刘放、孙资和司马懿成了拴在一条线上的蚂蚱。刘放、孙资等人先是火速召司马懿,再是以先帝旧制藩王不能典兵的理由和“曹肇、秦朗等便与才人侍疾者言戏”,进言曹睿不可以曹宇、曹肇、夏侯献、秦朗等人托孤。病中的曹睿已神志不清,最终唯独从小与关系要好的曹爽,可能因为和刘放、孙资没有间隙,所以留下和司马懿共同担任起托孤大臣。史书未直接说明谁是首辅谁是次辅,但从曹爽“拜大将军,假节钺,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来看,曹芳即位,加曹爽侍中,和司马懿的“迁侍中、持节、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对比,曹爽应是首辅无疑。

【曹爽用人】

曹爽作为曹睿发小,以亲信受托孤重任辅政,估计对于朝臣的印象是“凡品庸人”,也是因为如此他才被刘放、孙资放过。辅政之初,他对于司马懿是“爽以宣王年德并高,恒父事之,不敢专行。”,再来为了行事便利、服众提高“朝廷之望”司马懿的官职也是必要地,“上昭陛下进贤之明,中显懿身文武之实,下使愚臣免於谤诮”。但《三国志》对于这件事情却是“转宣王为太傅,外以名号尊之,内欲令尚书奏事,先来由己,得制其轻重也。”如此记载。清人王懋竤证实“太尉在大将军之下,而太傅在大将军之上,所谓的‘得制轻重’是晋人之辞”。司马懿也是友好地回敬曹爽“初,宣王以爽魏之肺腑,每推先之,爽以宣王名重,亦引身卑下”二人早年的合作“当时称焉。”,具体政绩应该是奏罢曹睿时期的大兴土木之举和采纳邓艾兴修水利屯田之策。

后来随着曹爽集团的逐渐形成,开始和司马懿分庭抗礼。司马懿党派多为河北人,并且老功臣占据着多数。曹爽用何晏、邓飏等新进人士替代老臣,削弱司马懿的势力,同时也广招人才,所征辟的人才以河北新秀为主,个人猜测曹爽是要河北新秀与谯沛势力结合,以断绝河北世族力量新生。

正始年间,曹爽任用、征辟的亲党如下:

何晏,“长于宫省”,可以看做是谯沛人士,,又尚公主,少以才秀知名,好老庄言,作道德论及诸文赋著述凡数十篇。

夏侯玄,“少知名”。

丁谧,沛国人,“少不肯交游,但博观书传。为人沈毅,颇有才略。”

邓飏、毕轨、李胜,都是以才能著称,一时之名士,早年跟曹爽有着交情,被曹爽待见任用。邓飏“少得士名於京师。”、毕轨“以才能,少有名声。”、李胜“少游京师,雅有才智,与曹爽善。”

卢钦,“清淡有远识,笃志经史”,曾举孝廉不行,被曹爽任用,卢钦曾罚曹爽的弟弟而受曹爽赏识,被提拔尚书郎。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卢钦的父亲卢毓竟是曹爽的政敌,被曹爽罢免、打压。

王沈、王浑,太原王氏。王沈“奉继母寡嫂以孝义称。好书,善属文。”、王浑“沈雅有器量。”。太原王氏之首王昶曾被司马懿举荐,曹爽征辟王沈、王浑,目的应是拉拢王昶。

裴秀,时人称“后进领袖有裴秀。”,被征到曹爽幕府。

王基,“以孝称”,先前有仕官经历,在儒学上和功臣一派的王肃有过歧义,后来“公事去官”。曹爽辅政,请为从事中郎。

荀勖,颍川世族,曹操起兵所依靠的便是颍川世族,曹丕时期下旨“颍川,先帝所由起兵征伐也……昔汉祖以秦中为国本,光武恃河内为王基,今朕复於此登坛受禅,天以此郡翼成大魏”。曹爽是有必要拉来壮大实力。

应贞,家族文才久不用多说了。“少以才闻,能谈论。”

孙礼,曹睿临终,以曹爽为大将军,“宜得良佐,於床下受遗诏,拜礼大将军长史,加散骑常侍。”,孙礼也被曹爽多次提拔,但奈何他是一直不领情。

诸葛诞,“与夏侯玄、邓飏等相善,收名朝廷,京都翕然。”,名列“八达”之内,以浮华遭明帝曹睿免官。

综上,曹爽用人,主要就是三个特点,年轻、有才、有名望。曹爽在征辟各地人才为己用的同时,上层所用皆是谯沛人士,如何晏、丁谧、夏侯玄等人,还有一些人也间接(浮华案)接近曹爽身边的人而受到曹爽任用,邓飏、李胜、毕轨等人都是如此。对于谯沛人士,曹爽都有着特殊的眷顾,如桓范“范於沛郡,仕次在曹真后。于时曹爽辅政,以范乡里老宿,於九卿中特敬之,然不甚亲也。”、文钦“曹爽以钦乡里,厚养待之,不治钦事。复遣还庐江,加冠军将军,贵宠逾前。”凡此之类。以谯沛人士位居上层,而以各地世族人士为辅,便是曹爽所谓的“谯沛化”。

【选举制度上的改革和收到效果以及治国政绩简列】

九品中正制由曹操草创,曹丕继承后正式颁布全国,九品中正之名也是在这时期才有的。创立的意图众说纷纭(可见胡克森《对三国时期九品中正制的再评价》,此外日本学者宫崎市定的《九品官人法研究》也颇有理),总之有一点值得确定的久是,它是草创于战乱时期,仅够一时之用,随着年代愈久,暴露的弊端愈大。

《卢毓传》:前此诸葛诞、邓飏等驰名誉,有四(窗)八达之诮,帝疾之。时举中书郎,诏曰:“得其人与否,在卢生耳。选举莫取有名,名如画地作饼,不可啖也。”毓对曰:“名不足以致异人,而可以得常士。常士畏教慕善,然后有名,非所当疾也。愚臣既不足以识异人,又主者正以循名案常为职,但当有以验其后。故古者敷奏以言,明试以功。今考绩之法废,而以毁誉相进退,故真伪浑杂,虚实相蒙。”

史书称卢毓选举“毓於人及选举,先举性行,而后言才。”,但如何看一个人所谓的“性行”,便是看上面的这段记载了。“主者正以循名案常为职”,看得出卢毓是以名声作为对“性行”的标准。这个例子类似于曹操执政时,毛玠选举,毛玠以进清廉之士著称,当时便出现“吏有著新衣、乘好车者,谓之不清;长吏过营,形容不饰,衣裘敝坏者,谓之廉洁。至令士大夫故污辱其衣,藏其舆服;朝府大吏,或自挈壶餐以入官寺”这种现象。因为中正权力过大,而对于失误不负责任,文献通考马端临评九品中正制“盖乡举里选者,采毁誉於众多之论,而九品中正者,寄雌黄於一人之口。且两汉如公府辟掾属,州郡选曹僚,皆自荐举而自试用之,若非其人,则非特累衡鉴之明,抑且失侍毗之助,故终不敢十分徇其私心。至中正之法行,则评论者自是一人,擢用者自是一人,评论所不许,则司擢用者不敢违其言,擢用或非其人,则司评论者本不任其咎。”影响着朝廷对官员的任用,因此是“名声如同地上画得饼,但也是不得不食”的局面。

对于选举,夏侯玄便提出收中正权力以归中央,降低中正权力“中正唯考其行迹,别其高下,审定辈类,勿使升降。台阁总之,如其所简,或有参错,则其责负自在有司。官长所第,中正辈拟,比随次率而用之,如其不称,责负在外。”,此外还夏侯玄还提到简化行政裁剪郡守职,但若实施轰动非常之大,因此曹爽没有施行。司马懿回信夏侯玄称夏侯玄的这些建议非常之好,但以“待贤能”为理由不予以支持,但看夏侯玄再回给司马懿的信里来看“夫当宜改之时,留殷勤之心,令发之日,下之应也犹响寻声耳,犹垂谦谦,曰‘待贤能’,此伊周不正殷姬之典也。窃未喻焉。”并不像是苦口劝谏,而是有拉司马懿入伙一起改革的味道,但司马懿拒绝,因此夏侯玄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于是在选举上的改革没有得到当时世族领袖司马懿的支持,便是由曹爽一派独自执行。

曹爽以何晏、邓飏、丁谧为尚书,以何晏为首,进行这场改革。《太平御览》注引臧荣绪《晋书》:“大将军曹爽辅政,高选贤明以为官属”,晋人傅咸对于何晏的改革有着极高的评价:“正始中,任何晏以选举,内外之众职各得其才,粲然之美于斯可观。”,上面所列举的曹爽亲党大多也在这场改革之下,进入官场。夏侯玄也在武官选用上,有着较大成就,“拔用武官,参戟牙门,无非俊杰,多牧州典郡。立法垂教,于今皆为后式。”继任夏侯玄担任中护军的司马师也是“为选用之法,举不越功,吏无私焉。”

看得出,曹爽在选举上的改革有着不小成就。

在治理方面,曹爽党也有着不错政绩:

李胜:累迁荥阳太守、河南尹。胜前后所宰守,未尝不称职……

王基,大将军曹爽请为从事中郎,出为安丰太守。郡接吴寇,为政清严有威惠,明设防备,敌不敢犯。

孙礼,吴大将全琮帅数万众来侵寇,时州兵休使,在者无几。礼躬勒卫兵御之,战於芍陂,自旦及暮,将士死伤过半。礼犯蹈白刃,马被数创,手秉枹鼓,奋不顾身,贼众乃退。

毋丘俭,讨伐高句骊,“刻石纪功”。又“穿山溉灌,民赖其利。”

贾充,拜尚书郎,典定科令,兼度支考课。辩章节度,事皆施用。

还有司马懿的儿子司马师,护军总统诸将,任主武官选举,前后当此官者,不能止货赂。故蒋济为护军时,有谣言“欲求牙门,当得千匹;百人督,五百匹”。宣王与济善,间以问济,济无以解之,因戏曰:“洛中市买,一钱不足则不行。”遂相对欢笑。玄代济,故不能止绝人事。及景王之代玄,整顿法令,人莫犯者。

三国志对于曹爽的描写受限,也只能从他人政绩侧面看出曹爽用人行政,无论如何,曹爽选贤任能也都是得益于选举制度上改革的效果。但是曹爽的用人都是基于在排斥老臣世族保守派,因此后来司马懿弹劾曹爽“殿中宿卫,历世旧人皆复斥出,欲置新人以树私计”。

【风气的不良现象和保守派攻击,司马懿以退为进】

“时曹爽专柄,风化陵迟,基著时要论以切世事。”

作为曹爽党的王基也感到曹爽执政时,风气不良的现象,以至于著书批判。那么,曹爽执政风气不良之处是什么?这应该主要是指汉末浮华交会这类现象的重现。

所谓世族力量在东汉时期渐渐生长,在汉末形成一股势力抗衡皇权,其重要原因在于所谓的“浮华交会”。什么是浮华交会?周一良教授指出“所谓浮华,非指生活上之浮华奢靡,而是从政治上着眼,以才能互相标榜,结为朋党”。两汉的外戚之害可谓历代之最,东汉皇帝为抗衡外戚权力,身边的宦官也进入了政治斗争之中,后来宦官的祸害也不逊色,在这种昏暗的朝廷中,名士之间相互结交,谈论朝政,进行着批评。名士之间的相互结交,便是让世族之间的关系更为紧密,最后形成一股势力。曹操崇尚法术,集权欲望强烈,不容浮华交会,因此他杀孔融,“破浮华交会”、又设立校事机关监视,一时杜绝了这种风气。但在曹睿时期,曹睿的大兴土木之举引来民众不满,“浮华交会”在这背景下,再次发生。当代名流四聪八达三豫被明帝“免官废锢”。曹爽执政,这些人都被提拔录用,浮华交会的风气再次弥漫在社会上,两晋风气的败乱也从此开始。

保守派党,王肃、蒋济、袁亮、傅嘏、蒋济等功臣一派世族以及曹爽门下的保守派孙礼,对于曹爽改革触犯功臣一派世族利益而感到不满,蒋济曾上疏“昔大舜佐治,戒在比周;周公辅政,慎于其朋;齐侯问灾,晏婴对以布惠;鲁君问异,臧孙答以缓役。应天塞变,乃实人事。今二贼未灭,将士暴露已数十年,男女怨旷,百姓贫苦。夫为国法度,惟命世大才,乃能张其纲维以垂于后,岂中下之吏所宜改易哉?终无益于治,适足伤民,望宜使文武之臣各守其职,率以清平,则和气祥瑞可感而致也。”这些人是更推崇司马懿这“世族党魁”来执政。正始五年,曹爽不顾群臣伐蜀无功而返,损失也颇大,也正给了保守派政敌们一个口实。这些人仗恃老臣对于曹爽党的愤恨也都直言不讳,王肃称何晏、邓飏“肃正色曰:“即弘恭、石显之属”,陈郡袁亮“亮贞固有学行,疾何晏、邓飏等,著论以讥切之”。曹爽也渐感到老臣世族一派的反对力量,“权重不宜委之於人”之心渐有,和司马懿算得上是分庭抗礼了。司马懿的儿子司马师担任中护军,于是曹爽“毁中垒中坚营,以兵属其弟中领军羲”,削弱司马懿的实力同时强化自己势力,司马懿以“以先帝旧制禁之不可”,但遭无视。后来司马懿弹劾曹爽罪过之一便是“破坏诸营,尽据禁兵,群官要职,皆置所亲”。

从此曹爽“诸事希复由宣王”,司马懿被彻底冷落。他以退为进,称病避曹爽,《晋书·宣帝纪》时人为之谣曰:“何、邓、丁,乱京城。”,按《魏略》记载:于时谤书,谓“台中有三狗,二狗崖柴不可当,一狗凭默作疽囊。”,谤书是司马懿党派所作无疑。暗地里谋划政变大事,命司马师“阴养死士三千,散在人间”,这事儿连司马懿的次子司马昭也不知道,可见司马懿的潜心密谋准备是多么干净利落。就这样,一把潜在利剑正在慢慢刺向曹爽腹心。

【曹爽的骄傲之心与党羽内部矛盾】

排挤司马懿,专权得以成功之后,曹爽不免起了骄傲之心,《王观传》:“大将军曹爽使材官张达斫家屋材,及诸私用之物,观闻知,皆录夺以没官。少府统三尚方御府内藏玩弄之宝,爽等奢放,多有干求,惮观守法,乃徙为太仆。”《世语》曰:“爽兄弟先是数俱出游,桓范谓曰:“总万机,典禁兵,不宜并出,若有闭城门,谁复内入者?”爽曰:“谁敢尔邪!”由此不复并行。至是乃尽出也。”看得出曹爽三兄弟经常三人一起出游,后来因为桓范的建议,兄弟三人只是没有一起出游,出游的现象还是存在着的。曹爽的这种骄奢,便受到他的弟弟曹羲的劝谏,“羲深以为大忧,数谏止之。又著书三篇,陈骄淫盈溢之致祸败,辞旨甚切,不敢斥爽,讬戒诸弟以示爽。爽知其为己发也,甚不悦。羲或时以谏喻不纳,涕泣而起……”。这些司马懿都是看在眼里,而“密为之备”。

《魏略》称“飏为人好货……何晏选举不得人,颇由飏之不公忠”、“虽与何晏、邓飏等同位,而皆少之,唯以势屈於爽。”台阁内部矛盾就是如此发生。

山阳王弼,“好论儒道,辞才逸辩,注易及老子”,在当时享有着盛名。

徽一见而异之,问弼曰:“夫无者诚万物之所资也,然圣人莫肯致言,而老子申之无已者何?”弼曰:“圣人体无,无又不可以训,故不说也。老子是有者也,故恒言无所不足。”寻亦为傅嘏所知。于时何晏为吏部尚书,甚奇弼,叹之曰:“仲尼称后生可畏,若斯人者,可与言天人之际乎!”

可见王弼这人,不论是老臣世族一派也好,还是曹爽谯沛党也好,都受到好评。朝廷黄门侍郎位置空缺,何晏、丁谧等人举荐人才以补。史书载:“时丁谧与晏争衡”,二人矛盾看来是已经显现出来了。何晏举荐王弼党黄门侍郎,而丁谧举荐高邑王黎,最终曹爽用王黎而以王弼补台郎。后来王黎病死,丁谧又推荐王沈,而何晏再次推荐王黎,但曹爽最终用王沈而没用王弼,最终王弼辞官。王弼未受用,恐怕是因为他和老臣世族一派也有着关系。王弼和钟会在当时齐名,而钟会与傅嘏交情深,王弼也理所当然被傅嘏熟知看好。因为这件事,曹爽内部亲信本有的间隙也扩大了,史书记载“晏为之叹恨”,看得出何晏的不满是不小了。

内部的松动让曹爽内部的人也感到了不安。《世语》曰:初,爽梦二虎衔雷公,雷公若二升碗,放著庭中。爽恶之,以问占者,灵台丞马训曰:“忧兵。”训退,告其妻曰:“爽将以兵亡,不出旬日。”《管辂传》:晏谓辂曰:“闻君著爻神妙,试为作一卦,知位当至三公不?”又问:“连梦见青蝇数十头,来在鼻上,驱之不肯去,有何意故?”辂曰:“夫飞鸮,天下贱鸟,及其在林食椹,则怀我好音,况辂心非草木,敢不尽忠?昔元、凯之弼重华,宣惠慈和,周公之翼成王,坐而待旦,故能流光六合,万国咸宁。此乃履道休应。非卜筮之所明也。今君侯位重山岳,势若雷电,而怀德者鲜,畏威者众,殆非小心翼翼多福之仁。又鼻者艮,此天中之山,高而不危,所以长守贵也。今青蝇臭恶,而集之焉。位峻者颠,轻豪者亡,不可不思害盈之数,盛衰之期。是故山在地中曰谦,雷在天上曰壮;谦则裒多益寡,壮则非礼不履。未有损己而不光大,行非而不伤败。原君侯上追文王六爻之旨,下思尼父彖象之义,然后三公可决,青蝇可驱也。”飏曰:“此老生之常谭。”辂答曰:“夫老生者见不生,常谭者见不谭。”晏曰:“过岁更当相见。”辂还邑舍,具以此言语舅氏,舅氏责辂言太切至。辂曰;“与死人语,何所畏邪?”舅大怒,谓辂狂悖。岁朝,西北大风,尘埃蔽天,十馀日,闻晏、飏皆诛……

也许这就是大难前给人的一种无言的预告。高平陵之变前夕,何晏、孔乂“咸因阙以进规谏”:“善为国者必先治其身,治其身者慎其所习。所习正则其身正,其身正则不令而行;所习不正则其身不正,其身不正则虽令不从。是故为人君者,所与游必择正人,所观览必察正象,放郑声而弗听,远佞人而弗近,然后邪心不生而正道可弘也……”恳切的言语似是在诉说大难临头,似是告诉将死之人其言也善。

【高平陵之变】

(以下详见仇鹿鸣《高平陵之变发微——以军事地理因素为中心》,笔者复制粘贴重点以供参考。)

嘉平元年春正月,司马懿把握住这曹爽兄弟尽出的机会,“部勒兵马,先据武库”,获得兵器以保障这次军事行动。在占据武库过程中,司马懿受到过曹爽部下阻挠,行事并非顺利,但最终还是靠着个人才能与威望顺利拿下武库。

蒋济曾担任中护军,在军中有着威望,于是司马懿“引太尉蒋济参乘,以增威重”。司马懿利用自己的老臣一派“威望高,能服众”的优势,控制群龙无首的曹爽兄弟各营兵马,《高柔传》:“太傅司马宣王奏免曹爽,皇太后诏召柔假节行大将军事,据爽营。”、《王观传》:“司马宣王诛爽,使观行中领军,据爽弟羲营”这些都是靠个人威望顺利进行。此外,最关键的便是司马懿此次行动的断绝内外消息成功与否。司马懿派次子司马昭率兵控制皇宫,派司马师和司马孚占据司马门“镇静内外”。仇鹿鸣教授指出司马门的重要性,占据司马门便是断绝中外军联络,因此司马懿对于许多任务都是派单人率军执行,唯独司马门,是派司马师和司马孚共同去占据,可见司马懿对于司马门的清楚的认识。

由于中外军的消息被切断,曹爽犹豫不能决断,不能清楚认知当前局势,对于斩关夺门而出的鲁芝、桓范的话也不能进行分析,加上司马懿先后派许允、陈泰、尹大目、蒋济劝说曹爽,更是动摇他的心智。最后曹爽或是向司马懿认输、或是欲东山再起暂时委屈,总之是交出了权力。但没有想到的是在曹爽交出权力后,便是被司马懿斩草除根,迎来了亲党三族灭亡的命运。这就是政治斗争失败者的可悲吧。

“魏之亡,始自曹爽之诛”。在这场政变,司马懿展现出个人高超的手腕,七旬之躯背水一战,对于曹爽党派是一击而破,对于亲党大杀无赦,同时也吸纳曹爽旧党的世族势力,从此大权在己,“既而竟迁魏鼎云”。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二代三人的努力,最终司马懿的孙子司马炎篡魏称帝。曹氏如何篡得汉朝江山,在嘉平这一年春正月,也算是终得报应,而讽刺的是司马炎的继任者司马衷痴呆,任朝臣摆布,最终西晋因内乱消耗,被匈奴趁势灭亡。

看大家对于曹爽能力评价纯粹是头猪,黑得很过分,所以写了这篇,希望多少能还原曹爽这个人的真实面貌。

手机互联网第一神卡:100多款APP应用免流的流量卡,免费送上门,优惠活动中~~~咨询客服专员!!!

咨询客服专员

网站首页 超级最牛 世界之最 最排行榜 最牛发明 吉尼斯最 中国十大 世界十大 最奇葩事 最牛视图 抖音快手 热门资源

Copyright © 2008-2020 ;史上最牛,每日牛谈资讯

内容,广告,资源,产品,合作- QQ:569400131

粤ICP备13064609号-2